歡迎來到368txt小說網
368txt小說網 > 歷史小說 > 北宋大丈夫 > 第992章 女人竟然這般狠嗎

第992章 女人竟然這般狠嗎

作者:迪巴拉爵士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    曹太后已經得了消息,只是比較籠統。

    “去問問大郎的消息,去問問他可受傷了嗎?”

    她站在殿外,神色焦急的就像是一個等待孩子的母親。

    大捷之下,皇帝的心情定然極好,所以這算是好差事。

    “臣馬上去。”

    這等好差事任守忠自然不會放過,一溜煙就跑了。

    最近皇后不時來這邊看看,陪太后坐坐聊聊,這等融洽的氣氛讓太后的身邊人無不歡欣鼓舞,都覺得自家主人的養老不愁了。

    可在任守忠的眼中,這些只是尋常。

    他要的不是這些,而是權利。

    唯有權利才能讓他覺得自己還活著。

    所以但凡有去官家那邊的差事,哪怕是挨打他都愿意去。

    在旁人嗤笑的時候,任守忠卻在慶幸。

    因為他深知,所謂的印象就是靠著無數次的熟悉產生的。

    哪怕是挨打,他也從未犯下大錯。但官家顯然是記住了他,上次去傳話時,一看到他就叫出了名字,而且很親切的讓他滾……

    這就是熟悉啊!

    他一邊想一邊奔跑……

    這是必須的姿態。

    “任都知真是勤勉啊!”

    “看看,一件事咱們是慢騰騰的,任都知卻是一路狂奔,怪不得人家能做都知,咱們只能填飽肚子,這便是差距。”

    一群宮女內侍艷羨的看著任守忠跑到了邊上轉角處,然后來了個急轉彎。

    呯!

    一個內侍突兀的出現在轉角處,然后被任守忠撞的鼻子噴血。可在這等情況下,他兀自喊道“保護官家!”

    喊完之后,這人就撲向了任守忠,直接撲倒了他。

    陳忠珩兇狠的一拳把任守忠打的滿臉桃花開,邊上才有人喊了一嗓子“陳都知,誤會了,是誤會!”

    任守忠慘叫一聲,喊道“某是任守忠,某是任守忠……”

    陳忠珩這才站了起來,他的鼻子在噴血,可卻不管不顧的在看著兩邊。

    很忠心!

    陳忠珩的一系列反應很快,這才是他本能反應,所以趙曙很滿意。

    “去找御醫看看。”

    這是肯定和獎勵。

    可在對著任守忠時,趙曙明顯的就冷了臉,“何事?”

    任守忠滿臉青腫的說道“娘娘令臣去問問國舅之事。”

    趙曙微微點頭,然后和高滔滔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任守忠欲哭無淚的跟在后面,不時摸摸臉上的青腫。

    怎么運氣就那么差呢,竟然撞到了陳忠珩。

    他只想到自己的運氣差,卻沒想到宮中人做事需要穩重。

    陳忠珩也在宮中奔跑,但卻不快,只是做個姿態罷了。

    到了慈壽宮外,正在翹首以盼的曹太后差點情緒就崩潰了。

    這帝后一起來,難道是大郎出事了?

    想到曹佾戰死沙場,曹太后就痛恨自己當初為他謀劃出征之事。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趙曙自然不方便經常來這邊,即便是來了,身邊多半會有高滔滔,這是避嫌。

    他不是趙禎和曹太后的兒子,避嫌是必須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說話也多了嚴肅和儀式感。

    曹太后一下就抓住了門邊,只覺得世界一片灰暗。

    “曹佾此次出戰……身先士卒……”

    是了,大郎太實誠,一定是沖殺在最前方,忘記了將領可以躲在后面指揮……

    “沖殺在前,斬殺不少敵軍……指揮得力……”

    曹太后覺得不大對,這不大像是陣亡的說法吧。

    可官家的表情為啥那么沉重呢?

    “曹佾此次立功不少,我也歡喜,只是等著看看,稍后會議功……”

    趙曙說完就告退,一下狂喜起來的曹太后忍不住問道“大郎沒死?”

    “沒死啊!”

    趙曙覺得很奇怪,“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剛才為何一臉沉痛?”曹太后真心的不滿了,“若是再來幾次,老身怕是就要去尋仁皇帝了。”

    你再這樣嚇人,老娘哪天嗝兒一聲就去了,看你怎么和外面交代。

    趙曙面色發黑,一溜煙走了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地方后,陳忠珩竟然已經回來了,只是鼻孔里塞著布團,看著很好笑。

    “去尋了鏡子來。”

    趙曙的要求讓人吃驚,但沒人敢詢問。

    稍后他拿著鏡子在琢磨著自己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很沉痛?”

    “不應該啊!”

    “這看著很穩沉,是穩重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門外的兩個宮女見趙曙攬鏡自照,就嘀咕道“官家這是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一個老男人竟然在照鏡子,這是要干啥?

    莫不是準備打扮一下自己?

    那皇后的專寵怕是就沒了。

    兩人在嘀咕著,其中一人說道“此事不許說出去,不然官家震怒,咱們都會倒霉。”

    可稍后這個消息就傳遍了后宮。

    高滔滔回來就聽到了這話,笑噴了。

    “官家,他們說您這是攬鏡自照,顧影自憐……”

    趙曙不禁怒了,“這些人胡說八道,我只是看看自己的神色……”

    高滔滔當然知道,所以才笑的很是暢快。

    趙曙怒了之后也笑了,兩人笑了一會兒,趙曙說道“曹佾跟著沈安出去倒是能立功,可見沈安并無私心,而且他如今越發的穩重了,讓人放心……”

    高滔滔贊道“是啊!年輕人里就沒見如他這等穩重的。”

    夫妻倆都覺得沈安不錯,這時外面有人傳話,說是包拯求見。

    “包拯……他不該是等著慶功宴嗎?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趙曙起身道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一路去了前面,等看到包拯時,見他衣裳都沒換,就笑道“這是想起了什么急事?”

    包拯看來是老了啊!

    這不記性都差到了這等程度,哎!

    趙曙心中的念頭又轉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包拯說道“官家,此次去北方,沈安……臣派人去見耶律洪基,想探探他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趙曙贊道“這個沒錯,是該先試探一番,先禮后兵才是大宋的禮節。”

    包拯有些頭痛的道“沈安也跟著去了,化名為曹雪芹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他不肯安分,哈哈哈哈!”趙曙笑了起來,“不過曹雪芹這個名字還不錯,可見他是用心了。”

    曹公數百年后若是有知,大抵會稱呼趙曙為知己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包拯苦笑道“他跟著去見到了耶律洪基,出來時……他在門外放了個小東西……”

    趙曙眨巴了一下眼睛,吸吸鼻子,問道“你莫要告訴我……耶律洪基親征是為了他放的那個小東西。”

    他有些不妙的感覺,覺得那個小子定然是惹出了大事。

    包拯干咳一聲,“是臣當時沒交代清楚,把耶律洪基說的兇惡了些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說吧。”

    趙曙冷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這事兒在朝會上包拯沒說,顯然是有些見不得人,或是擔心沈安因此被圍攻。

    而他現在還在想為沈安背鍋,可見那件事不小。

    那個小子!

    趙曙咬牙切齒的,猜測多半是罵人了。

    你罵誰不好,去罵耶律洪基,能逃脫一命就算是你的運氣。

    “他放的那個小東西是書院弄出來的,丟下后,大約一個多時辰后起火……”

    趙曙呆滯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他竟然點了一把火?”

    包拯點頭,“對,據說火勢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大?”趙曙很糾結。

    “據說耶律洪基是被人抱出來的。”包拯覺得自己沒臉見官家了。

    “都是臣在他們出發之前沒交代清楚的錯,那耶律洪基說話跋扈,視大宋為無物,沈安心中不忿,這才弄了那個東西。”

    趙曙捂著額頭嘆道“后來耶律洪基就率軍來攻打雁門關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趙曙擺擺手,等包拯走了之后,他才苦笑道“竟然一把火差點燒死了耶律洪基,這是功勞還是犯錯?”

    陳忠珩鼻子里塞著布團,說話甕聲甕氣的,“官家,若是燒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蠢!”趙曙沒搭理他,“我先前還說他穩重,宰輔們也夸他穩重,結果他這一下……穩重的臣子怎會去縱火?幸而他用的東西小,遼人沒發現……”

    朕才夸他穩重啊!可他就用一把火讓朕的夸贊成了笑話。

    趙曙真的想揍人。

    “官家,張八年求見。”

    “讓他來。”

    張八年進來后,稟告道“官家,歸信侯化名為曹雪芹,一把火差點燒死了耶律洪基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朕知道了。”趙曙的心情很惡劣,覺得自己被沈安給騙了。

    “那一夜,朔州城里火光沖天,就沒熄滅過,后來有人去看了,說是燒掉了好幾條街,半個朔州城都成了廢墟。”

    這一把火竟然燒的那么猛?

    趙曙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那耶律洪基被一把火燒的大怒,想來就想弄死沈安,可卻找不到證據,那憋屈……”

    趙曙作為帝王,自然對耶律洪基的心情有些了解。

    稍后他回去,把這事告訴了高滔滔。

    “啊?”高滔滔也傻眼了,“他竟然差點燒死了耶律洪基?”

    “耶律洪基還找不到證據說是他放的火,你說這氣人不氣人?”

    趙曙很生氣,高滔滔卻突然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官家,這是好事啊!”她笑道“耶律洪基挨了這么一下,以后怕是會疑神疑鬼了。而且您不是說耶律洪基屯兵朔州就是對大宋虎視眈眈嗎?既然如此,那沈安這把火卻燒的好。若是不燒,說不得現在都還在對峙,哪有現在的大捷?”

    這個女人一點都不考慮影響啊!

    趙曙心中郁悶,高滔滔接著說道“他家的娘子也該加封了吧?官家,這個可不能省。”

    “為何?”

    趙曙本想緩一緩,好生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高滔滔說道“女人對男人……那些人不是說什么枕頭風,沈安就一個娘子,可見楊卓雪說話他是肯聽的。您加封了她,她自然感激,以后會規勸沈安忠心耿耿……您若是不加封,她心中怨恨,以后說不得會說些您的壞話。”

    趙曙倒吸一口涼氣,“女人這般狠嗎?”

    高滔滔馬上就板著臉道“臣妾是隨便想到的。”

    你這是想說老娘夠狠嗎?

    趙曙也發現了問題,和耶律洪基被火燒相比,他更擔心自己的后院葡萄架倒了。于是他就笑道“還是你有遠見,如此就一道加封了吧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
dnf怎样赚金币